夜校风潮席卷山东小城 县域青年乐于“自我充电”

发布时间:2024-07-20 19:53:24 来源: sp20240720

   中新网 济南6月24日电 (王采怡)“‘夜宵’哪有‘夜校’香。”近日,这句话在泰安市新泰市青年群体中火热“出圈”。丰富的内涵、灵活的时间、走心的价格,让青年夜校逐步成为青年人自我赋能的首选项。

  距离晚上开始上课还有15分钟,报名青年夜校书法课的公方萍早已到达教室,正与同学们聊得热火朝天。“我是新泰一中的一名老师,平时教课有板书要求,我也对书法很感兴趣,就报了书法课。”据她介绍,除了书法课,她还报了钢琴课,只为圆一个幼时的“钢琴梦”。

  近来,青年夜校不再是一线城市的专属,这波风潮正在席卷县城。在山东各地的青年夜校里,除了书法、钢琴等常规课程,还有各种为青年定制的“文化大餐”——调酒、花艺、视频剪辑、非遗漆扇、李氏草编、粮画手工……吸引一大批县城青年参与其中,为自己“充电”。

日照青年夜校第一期美妆课 ,学员们学习美妆的理念与基础知识。张磊 摄

  “漂漆技法常见于漆画,是以浮于水的大漆,以点、甩、划等方式,使其在水面形成独特纹理……”在潍坊市青州市峱宝宝青年夜校,来自潍坊工程职业学院凤凰艺术学院的教师李琳玉一边讲解一边演示漂漆扇的制作。学员们亲手体验制作,对自己的漂漆扇作品爱不释手。

  青州市对接高校专业的教学师资,于今年5月成立峱宝宝青年夜校,从基础知识到专业技能,从传统文化到现代科技,为青年提供一个“解压+社交+赋能”多重功能的前沿阵地,助力青年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不断提升自我,拓宽视野。目前,峱宝宝青年夜校已开课7次,为200余名学员提供热缩片制作、应急救援、歌唱、摄影等多样化课程。

  在临沂市平邑县,非遗传承人李自亮在李氏草编手工艺传承实训基地公益办起了夜校,让青少年实现“白天上课上班,晚上学艺”。“我希望通过这个夜校,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并爱上草编工艺。传统文化并不过时,它可以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李自亮表示。

  近年来,平邑县深入开展了青年夜校、公益电影室内夜间放映、夜间休闲阅读等不同需求的夜间课堂,不仅活跃了当地市民夜生活、带动了夜经济,也让青年课堂成为当下青年人接受传统文化教育的又一载体。

  近日,在菏泽市东明县“省级非遗——粮画手工”的青年夜校课堂上,学员们正在耐心地粘贴一粒粒五彩缤纷的五谷杂粮,制作粮食画。东明粮画非遗传承人韩国瑞认为:“年轻人利用夜晚的闲暇时间近距离地接触非遗技艺,从而在心中种下一颗‘非遗’的种子,能够让这项技艺开花结果、薪火相传。”

  济南市莱芜区青年夜校调酒课堂上,青年们正在按照调酒师的指导,根据配方,使用调酒器具调制出属于自己的第一杯饮品。调酒师为学生们讲解鸡尾酒的由来、调制用具、调制方法,并现场示范摇盅的正确手法,前来上课的学员学习热情高涨。目前,莱芜区青年夜校已开设调酒、美妆、剧本杀等多项课程,每期根据青年需要选择开课,让优质公共文化资源惠及更多青年人。

临沂市兰山区青年夜校的学员们正在专注学习花艺课程。兰山区委宣传部供图

  “先选择自己想要搭配的花,然后修剪枝叶……”近日,在临沂市兰山区的一家花艺馆里,花艺师小宇的教学声不时响起,20余名青年正在认真学习,打造专属于自己的迷你花园。

  在兰山区,像这样的场景还有很多。今年以来,兰山团区委已开展40余期青年夜校,为青年定制专属的“学习套餐”,不仅满足青年多元化、深层次的发展需求,更是开启了青年自己专属的艺术之路,不断为青年“充电赋能”。

  “一个好的短视频不仅仅来源于后期制作,前期的场景构图、拍摄角度、运镜技巧都很重要……”近日,在临沂市沂水农商银行城区支行青年之家,一场别开生面的视频剪辑公益课正在进行。

  “没想到咱们县城也有这么时尚又实用的夜校课程,不但能丰富业余生活,还能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吉富文已经是第9次来参加青年夜校了,比起下班后刷手机,他现在更喜欢在夜校里开启“新式夜生活”。

  据悉,这是继书法、八段锦、爵士舞、咖啡体验等课程之后,沂水青年夜校专门针对年轻群体定制的又一项特色课程。今年以来,沂水团县委联合新华书店、社会艺术培训机构等已开设13期夜校课程,吸引260余名青年参与。

  目前,“白天上班,晚上学艺”已成为泰安市宁阳县青年充实夜生活的新潮流。该县青年夜校开设了受青年群体欢迎的青年联谊、声乐演唱、华尔兹舞蹈等10多项课程。截至目前,各课程已同步开展5期,报名参学人数近800人次。这里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学习场所,而是年轻人追求兴趣爱好的“充电站”和“心灵港湾”。

在泰安市宁阳县,青年人利用工作闲暇时间学习书法。宁阳县委宣传部供图

  “公益性、零费用是宁阳县青年夜校的特点,比起在专业培训机构花几千元人民币学一门课,青年夜校性价比更高。而且在这里我找到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生活变得更加充实了。”宁阳县青年夜校学员章雨说。(完)

【编辑:付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