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求职,“刷实习”到底有多重要

发布时间:2024-05-28 20:16:23 来源: sp20240528

  如今的职场中,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开始“刷实习”。他们的就业态度往往更积极,也更投入,他们不满足于毕业季正式签约工作前的实习,而是希望低年级时通过丰富个人履历,提高自己的职场竞争力。

  _______________

  目前读新闻与传播研究生一年级的陈晓雨,在本科期间有过6段实习经历,其中包括两段媒体方向、1段金融方向和3段互联网快消方向。“我之后的规划是研一把所有学分修完,到研二去找一些电商或产品方面的实习,把自己的简历丰富一下。”陈晓雨说。

  近年来,大学生个人简历的行数逐渐增加,有些人已不满足毕业前的一次实习经历,甫一入学就投入“刷”实习的浪潮之中,奔走于学校和公司之间。那么,如今大学生“刷”实习究竟为哪般?

  求质还是求量

  某文学专业研二的李婉婉对自己的职业有着明确规划,她希望毕业后做互联网运营相关工作。研一那年,李婉婉已经有了4段运营实习经历,但在她眼中,其中两段是较为失败的。

  “入职后我被培训了一周,我意识到这个工作很机械化,我是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李婉婉在入职某“大厂”的实习岗位一周后,发现在岗位上学不到多少了,于是离职。在这之前,李婉婉还在某中型企业进行过短暂的实习,感受到组里气氛存在问题之后,她也提前跑路,“现在我实习,主要是为了试错,试错成本也要算在实习经历里。”

  有了确切的就业方向,李婉婉把自己的实习当成一种体验,而不是盲目的、走量不走质的实习。李婉婉觉得周围同学都比较清醒,大家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所以不存在为了走量而去实习。“如果你做的都是高质量实习,或许不应该用‘刷’这个字,而应该用‘精炼’。”李婉婉说。

  团中央公益咨询师李枢认为,大学生的实习大概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低年级阶段;第二个阶段是求职阶段,即在毕业季正式签约工作前可能会有一段实习。目前在校生的“刷实习”更倾向于第一阶段的实习,学生希望低年级时通过丰富个人履历,提高自己的职场竞争力。

  什么样的学生会“刷实习”?在李枢看来,这个群体指的是那些就业更积极的同学,当他们必须直面进入社会的事实时,状态会更容易被调动,对实习会更重视、更投入。此外,这可能和他们过往的人生经验有关。曾经的刷题经历帮助学生在考试中获得了更高的分数,在各类竞争中取得了优势,因此,这种习得且有效的人生经验被学生沿用于求职准备之中。

  “‘刷’本身隐含了对数量的追求,背后也有一种逻辑悖论,那就是质量应该比数量更重要。”李枢说。

  你为什么要实习

  厦门大学教育学专业研二的杜玥,本硕阶段一共有6段实习,其中不乏知名的互联网大厂和“四大”公司。到某咨询岗位实习之后,她发现“咨询真的没有那么光鲜亮丽”。

  实习中一个项目是为某汽车公司做技术支持类工作,杜玥负责的工作是为汽车的门把手贴上标签,便于后续的算法识别。“那时候我就是一个‘小小打标女’,也让我意识到这项工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大上。”

  在杜玥看来,实习是一个“祛魅”(可以简单理解为“去神秘化”——记者注)的过程,“其实就是要放低期待,对工作、对自己的学历、对专业、对权威都祛魅”。在一次次的实习中,杜玥逐渐学会用平常心去看待生活和实习工作,“大厂好像也没有那么大的光环”。

  陈晓雨认为自己是不做一件长久的事就会觉得无聊的人,进行不同方向的实习,更多是出于个人想多去尝试的心态。同时,陈晓雨也希望能通过一段实习实现3个目的:对行业领域有更深入的了解、个人能力有所提升以及对日后的职业规划有启发意义。

  陈晓雨“现身说法”,认为带有目标的“刷”实习对简历的优化作用很大。她曾经面试某互联网公司的电商运营实习,毫无电商经验的她被选上了,先前实习中培养的数据分析能力、热点发掘能力等,都是这段实习需要的。“实习最重要的一个意义在于不管你要跳槽,或者去新平台,它总能给你的旧工作和新工作一个连接点。”陈晓雨说:“你没有刻意培养某一种能力,但无形之中它已经存在了。”

  李枢认为,在这个充满了营销、动员和观点的时代,互联网和大量的社会学习为学生提供了一定的间接经验。学生可以通过实习获取关于行业的直接经验,进而印证先前获取的信息,快速地做出判断。

  学生获取职业信息的途径有正式和非正式之分。正式途径是通过官方资料的查询,强调严谨和准确的同时会有一些信息被自动筛除。但在实习的时候,学生有大量机会和业内人士进行非正式的信息互换,其信息获取的有效性会大于正式渠道。

  此外,李枢觉得实习的“祛魅”除了是在祛除职业光环、弥合信息差,“祛的还是学生对陌生职场不了解的恐惧,以及畏难心理”。有一位即将毕业的女孩向李枢倾诉,认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就要被学校推向社会。当她实习完,对于求职也变得更加自信,“实习为她带来了正向的激励经验”。

  考虑“长期主义”

  在寻找适合自己的职业时,有的学生目标明确一往无前,有的学生带着疑惑寻找方向,有的学生努力实践探索机会,但这其中,迷茫和焦虑是每个人的心理底色。

  杜玥的第三段实习是在某互联网公司做营销运营,因为不甘于每天完成既定的重复性任务,她曾有一次特意预定会议室,做好PPT向上司汇报,以争取更核心的工作内容。汇报结果对于杜玥来说是一种正向反馈,也被她称为实习中的“高光时刻”。

  根据某德企HR耿依的观察,随着职场上00后的实习生占比越来越多,实习生的整体特点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优点是年轻的实习生会更直接地表达想法,创造力可圈可点,有的实习生愿意打破原有的工作规则。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耿依也希望实习生不要太急功近利,不要眼高手低,“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但是一定要听劝,要服从,如果你的工作流程是既定的,那就效率至上,按照规定去做就好”。

  耿依认为,实习的核心项目经历对择业的帮助固然重要,但从日常的基础工作中也能看出一个人的能力和态度。实习生可以在基础工作中给上司传递“我能胜任更好的工作”的信息,不要小看那些看起来比较繁琐或简单的工作,它们对于一个人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培养正确的工作态度都是有益的。

  在做行业转换的时候,杜玥也在做着岗位转换。在数段实习之后,她发现一些行业发展的趋势,担心自己因为公司的降本增效方针被裁掉。“我们现在的朝阳工作,之后也可能会是未来的夕阳,因为时代是不断变化的。”杜玥说。

  如何看待求职过程中的迷茫,怎样正确对待“刷”实习伴随的焦虑?在李枢看来,“长期主义”或许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思路。拿一个人35年的职业生涯作为标尺,学生可以将眼光放得长远一些,用5-10年的时间段来看待自己的职业发展。“一些短期消息会给大家带来焦虑,如果不那么短视,就更容易捕捉一些趋势性信息,在大家都在‘卷’的工作之外,找寻其他角度破局。”李枢说。

  “要低头赶路,更要抬头看路”

  “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就业环境就是你至少有两段强相关的实习经历比较好。”从一开始的探索到后续的反思,杜玥发现求职中的个人竞争力确实需要一定的实习数量加持。但她也意识到,并不是刷了更多强相关的实习,就会有更高的薪资。薪资一方面是由供需决定的,另一方面是由岗位的含金量和个人的不可替代性决定的,“当然会通过你面试的表现定薪,但有基本的上限和下限”。

  耿依结合自己筛选简历的经验表示,比起很多段实习经历,她更看重一个人的职业规划是否明确。“‘刷’实习可以,但你要有目的地‘刷’,带着反思和权衡的思维去实习,毕竟它会占用你学习的时间,而不是一味盲从。”

  大四的时候,陈晓雨因为在某互联网大厂的实习表现出色,接到了直属上司的转正邀约,她纠结了很久,还是选择了保研。当时陈晓雨总觉得身边去工作的同学生活得都不错,且比自己多了两年职场上升时间,“但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不要美化任何一个你没有走过的路径’,已经选择了,就不要想太多”。

  李枢表示,从经济层面来看,最近几年受大环境影响,受欢迎的就业岗位竞争激烈。从学生层面来说,就业积极性高的学生感受到了求职压力的加剧,正在努力提升个人竞争力。这些因素都变成了高校生“刷”实习的催化剂。

  实习具有两个功能:一是获得职业信息,让自己内心的方向明确;二是给自己增加竞争力,提供显性的证据。对职业规划尚处在盲目阶段的学生,李枢建议他们多关注实习工作和意向职业的相关性,同时通过实习的人脉积累明晰职业规划,或是向专业生涯咨询师进行咨询。

  “‘刷’是一个后续行为,你要先把方向找到。”李枢说:“要低头赶路,更要抬头看路。”

  (应采访对象要求,陈晓雨、李婉婉、杜玥和耿依为化名)

  实习生 万齐梦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韶明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钱姣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