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南北 人民调解暖了百姓心窝

发布时间:2024-05-22 03:07:44 来源: sp20240522

  【法眼观】

  “村里的骆驼,又吃了护路队种植的红柳苗!”今年9月初,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策勒县策勒乡,人民调解员穆拉提·萨比尔接到一通电话,一下子坐不住了。

  穆拉提放下手头的活计,火急火燎地赶到现场。经过一番了解得知,在和若铁路托帕艾日克村辖区路段,村民的骆驼啃食了护路队栽种的红柳苗。看到辛苦种好的树苗被连根拔起,队员们甭提有多心疼了。“骆驼平时就是放养的,要不吃什么呢?”村民们也有些委屈。

  “咱们国家铁路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禁止在铁路线路两侧20米内或者铁路防护林地内放牧……”穆拉提在现场给群众上起了普法课。经过他一番“苦口婆心”,群众认识到了错误,承诺管好骆驼,护路队员也表示将在种植区拉设铁丝网。一起矛盾就此圆满化解。

  人民调解,是化解矛盾、消除纷争、促进和谐的一种重要方式,被国际社会誉为“东方经验”“东方之花”。与穆拉提一样,一位位人民调解员活跃在天山南北、草原戈壁,他们用心用情将大量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消解于萌芽,努力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让“枫桥经验”在辽阔的新疆大地上落地、扎根、生花。

  昆仑山下盛开“古丽花”

  “感谢你们帮忙化解纠纷,我不仅拿回了之前买地时支付的8000元钱,我们两人还成了朋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昆玉市,在皮山农场司法所“昆仑山下古丽花”品牌调解室内,职工阿某与艾某握手言和,对两位人民调解员连连道谢。

  “这两位调解员都是大学刚毕业的古丽(维吾尔族对年轻女子的泛称),她们的普通话和维吾尔语都很好,跟群众沟通很顺畅,调解成功率也高。我们所里23名人民调解员中,女性占20个,大家都叫她们‘昆仑山下古丽花’。”皮山农场司法所所长刘厚彬对记者说。

  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结合地域特征和当地民俗,充分发挥女性在化解基层纠纷中“善言善解善分忧”的优势,近年来,兵团第十四师昆玉市着力打造“昆仑山下古丽花”人民调解品牌,助力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这些人民调解员以包容的态度面对每一次调解,很多长年解不开的‘疙瘩’,都在她们的努力下迎刃而解。”刘厚彬说。

  2022年7月,皮山农场一连调解员布合丽且姆·阿卜来提在入户走访时发现,当地30名农民工与一名工程承包商发生劳资纠纷,工程完工后,承包商没有支付农民工工资。“我一次次到工厂找承包商,一遍遍给他打电话,后来手机号被拉黑了,我只能更换手机号码跟他联系。”布合丽且姆讲起当时调解的过程。

  为妥善化解纠纷,布合丽且姆和其他人民调解员一道,从法理与情理出发,阐明拖欠农民工工资将承担的法律后果,引导承包商换位思考,体谅农民工的难处。最终,这名承包商结清了农民工工资23万余元。

  今年2月,“昆仑山下古丽花”人民调解品牌正式挂牌。目前,昆玉市各级人民调解员共调解案件1800多件,涉及金额近3500万元,调解成功率达99.89%。

  “流动调解室”巧纾民困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乌兰布鲁克村,坐落在远离县城的天山深处,常住人口仅有500多人,但区域面积达800多平方公里。点多、线广、居住分散,让这里的人民调解工作有着与众不同的特点。

  乌兰布鲁克村人民调解委员会成立于20世纪末。为做好调解工作,调委会将调解窗口前置,打造了全县第一个“流动调解室”,做到“矛盾在哪,调解室搬到哪,调解员就出现在哪”。

  今年5月,牧民苏某的羊误入了额某的羊群,双方争执后发生肢体冲突,导致苏某受伤。苏某出院后找额某索赔,遭到额某拒绝。“不赔医疗费,那我也让你住进医院!”苏某的气话,很快传到了人民调解员的耳朵里。

  考虑到苏某和额某两人白天都在山区放牧,调解委员会派“流动调解室”人民调解员前去解决。村里的老干部和人民调解员赶到两人所在的放牧点时,两人还在气头上。调解员和老干部又是以案释法又是耐心劝导,最终额某向苏某诚恳道歉并赔偿了2750元,双方握手言和。

  “村里现有5名调解员,为了化解纠纷,每名调解员都走过上千公里,‘流动调解室’化解的纠纷占到调委会调解总量的74%。”乌兰布鲁克村第一书记、人民调解员罗启明说。

  正在修建的那巴公路从乌兰布鲁克村绕村而过,施工企业驻扎时间较长,因工程而起的纠纷也较常见。2022年3月,调委会与驻地企业、道路施工项目部联合设立了“那巴公路矛盾纠纷调解室”,专门开展涉及职工劳资、运输等线索排查。仅半年时间就成功调处矛盾纠纷8件,有力保障了项目顺利开展。

  多年来,调委会不断从工作中总结方法,先后“解锁”了“中间人调解”“亲情调解”等多种调解模式,让调解更有温度。

  才某和铁某是亲兄弟,都已各自成家,父亲留给兄弟俩5000多亩家庭承包草场,登记在哥哥名下。今年7月初,哥哥铁某领取了上一年度13000元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资金。往年他都会分一半给弟弟,但今年迟迟未给。才某找到人民调解员,诉说了自己的委屈。

  为妥善化解兄弟俩的纠纷,人民调解员巴衣才次克和罗启明邀请兄弟俩的叔叔吾某参与到调解中来。得知两个侄子为了一万多块钱起了争执,吾某动情地讲起他和两人的父亲互帮互助的故事,巴衣才次克和罗启明借机给兄弟俩普及法律知识,让两人摒弃利益之争。

  兄弟俩冰释前嫌。哥哥当场给弟弟转了6000元,兄弟俩承诺今后要相互帮衬,绝不再生矛盾。

  脚步追着村民走,甘做纠纷“解铃人”。近年来,乌兰布鲁克村人民调解委员会无一起因调解不及时、不到位引发的案(事)件。今年10月,乌兰布鲁克村人民调解委员会被司法部授予“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委员会”荣誉称号。

  “大调解”化解“鸡毛蒜皮”小事

  走进和田市拉斯奎镇托万其盖布隆村,提起村委会那间不大的“三调联动”工作室,村民们都会竖起大拇指。

  前不久,村民穆萨·阿卜杜拉与两个姐姐闹得不可开交。姐弟仨的母亲因车祸去世,保险公司理赔后,赔偿金的分配引发了家庭矛盾。村委会主任麦合皮热提·麦麦提得知这一情况后,连忙请来“外援”——和田市人民法院拉斯奎镇人民法庭庭长阿布都热扎克·卡德尔。

  麦合皮热提说孝道、讲亲情,阿布都热扎克则耐心讲解民法典中的相关规定,引导3人合理合法分配赔偿金。姐弟仨心平气和地商量后,签订调解书,随后又到拉斯奎镇法庭作了司法确认,这起家庭矛盾就此消解。

  省心、省力、省时、省钱,“三调联动”工作室让村民“找说法”有了去处。近年来,和田地区在人民调解、司法调解、行政调解领域进行探索和创新,组建了近1.3万人的人民调解员队伍,活跃在全地区113个乡镇、1810个村(社区)“三调联动”工作室,解决群众身边的各种矛盾纠纷。

  和田地区司法局党组书记孟向东介绍,“三调联动”工作室集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于一体,采取首站调解、委托调解、邀请调解、联合调解4种模式,畅通窗口接待、走访发现、平台推送、移交办理4个渠道,落实专人接访、定期会商、联动排查、联合化解4项措施,打造“一站式”矛盾纠纷化解阵地,让群众“最多跑一地、最多跑一次”就能解决烦心事。

  48岁的尚军林,是和田市肖尔巴格乡党委书记,他还有一个身份——“金牌调解员”。

  今年10月初,王某在乡里的红枣市场收了麦某8吨红枣,并支付了1.5万元的预付款。双方口头约定,麦某于两日内将货备好发往王某的工厂。两天后,在王某催麦某发货时,麦某要求其付清尾款否则不发货,双方发生了争执。

  最终,在尚军林调解下,麦某和王某达成一致意见,由麦某于10月底将红枣发到王某的工厂,尾款在收到货后一次性付完。

  从今年5月开始,和田市邀请45名乡镇(街道)书记、镇长(主任)和政法委员为“金牌调解员”,让“关键少数”调解员直面群众急难愁盼,发挥牵头抓总、统筹协调、攻坚克难的关键作用。凭借出色的调解“成绩单”,尚军林成为“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

  据统计,今年以来,和田地区各级调解组织已受理调解案件31617件,其中人民调解21558件,调解成功率99.92%,行政调解2072件,调解成功率77.03%,司法调解7987件,调解成功率94.94%。

  “在和田地委、行署的大力支持下,我们通过‘三调联动’,不断完善纠纷预防调处机制,努力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消解在萌芽状态,用‘大调解’化解群众‘鸡毛蒜皮’的小事,努力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孟向东说。

  (本报记者 尚杰 赵明昊 王艺钊)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曹子健】